banner

AG直营平台 年初响到年尾,医药股遭遇连环雷

2020-01-27 07:13:42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首页 已读

  中注协的重点关注方向也正是目前国家医药政策的走向。

  “受带量采购影响,仿制药盈利能力下降。根据带量采购进度,未来品种范围将逐步扩大。”平安证券在研究报告中称。

  2019年俨然成了医药行业上市公司的暴雷年,从年初开始一直响到年尾。2020年新年伊始,围绕医药行业上市公司的市场阴影仍未消除。

  严格监管,伴随着医改新政深入推进,医药股是否还有投资机会?

  吉林未名天人核心资产为其4项林下参生产性生物资产,主要为243.4万株林下西洋参和林下人参,参龄在9年至17年。吉林未名天人公司100%的股权估值为22.05亿元。目前已经划归到未名医药旗下。

  “医药股长期的投资逻辑是仿制药行情已经较为充分地呈现了市场预期,大浪淘沙下具备产品集群效应以及成本控制能力的企业或将出现价值洼地,建议投资者逢低配置,中长期来看,顺应政策走势且具有基本面支撑的医药核心资产依然是市场追逐的热点,建议投资者继续关注以创新药为主的专科制药龙头。”渤海证券称。

  2019年12月31日,未名医药发布了2019年公司最后一份公告。

  中国证券报报道称,用于偿债的23.23亿元资产的作价公允性更是疑点重重,而未名医药的上述交易属于关联交易,上市公司未履行相应的审核和信披程序就将资产过户,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带量采购、两票制等政策快速推进,打破了医药行业旧有的利益格局,直接打击医药行业的灰色地带,节省医保资金AG直营平台,但是对于医药行业公司而言AG直营平台,这也意味着行业格局将面临洗牌AG直营平台,相关的公司的营收和利润等都会受到较大影响。

  公告显示,偿债的四个生物新药资产仍处于临床早期阶段,未来能否成功上市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而吉林未名天人公司的4项生物资产真实价值有待评估,4项生物资产的评估机构是深圳国量行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该评估的基准日为2017年9月30日,资产评估结果使用的有效期为2017年9月30日至2018年9月29日。未名医药拿着一份已经评估失效的资产包抛向上市公司,偿还债务着实让人费解。

  利空高悬

  有媒体报道甚至直指,偿债资产的水分过大,是优质资产还是有毒资产难说?

  值得注意的是,未名医药控股股东北大未名集团涉及多起经济纠纷诉讼案件,流动性发生困难,无法以现金方式偿还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

  未名医药表示,已采取紧急避险措施,快速解决资金占用风险,责令未名集团以其资产对其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进行偿还,具体解决方案主要有两大部分。

  2019年12月31日,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发布通知,要求会计师对金融、房地产、医药三大行业相关上市公司以及债务违约风险较高、境外业务占比较高、业绩大幅波动三类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进行重点关注审计。

  而另一方面,在大医改政策下,国家正在对落后医药产能按期逐步淘汰。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2020年1月1日起施行。涉及医药类产能的共26条,包括鼓励类目8项、限制类目6项、淘汰类目13项,其中,淘汰类明确要淘汰环境、职业健康和安全不能达到国家标准的原料药生产装置等8种落后的生产工艺装备、药用天然胶塞等5种落后的产品。对淘汰类项目,禁止投资并按规定期限淘汰。

  公司业绩造假、年报财务造假、涉嫌行贿官员、巨额商誉减值、违规违法信披、套取公司现金、强制退市……

  一雷到底

  且不问上述还债资产到底值多少钱,未名医药先斩后奏的偿债方案再度涉嫌违规。

  因在2017 年 12 月至 2019年6月,未名医药全资子公司未名生物及其子公司天津未名生物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与未名医药控股股东北大未名集团及其关联方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事项,未按规定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2019年12月2日,千山药机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千山药机涉嫌2015年至2016年年报造假、2017 年未按规定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履行临时报告义务。

  2019年12月24日,上交所纪律处分决定书显示,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涉嫌违规占用公司超16亿元的非经营性资金(约占2018年净资产的30%)。

  上述疑点重重的偿债方案能否顺利过关,最终取决于2020年1月17日举行的未名医药股东大会投票结果。未来医药将如何面对质疑仍有待观察。

  一是以北大未名集团所拥有的4个生物新药,重组抗 TNF α全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重组抗 CD52 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注射用重组抗 CD25人鼠嵌合单克隆抗体、重组抗 CD3 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抵偿未名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的部分资金及利息。

  中国新闻周刊统计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医改政策扰动、药品质量、药品降价幅度超预期、创新药热潮消退、医保控费加剧等成为券商最担心的医药行业风险。

  “医药行业上市公司持续暴雷透露了行业诸多潜规则和风险项,已引起监管层的高度关注,目前监管不仅是针对上市公司,对其中介机构的监管力度也越来越严,今后医药行业面临的监管将成系统化。”某头部券商分析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2020年1月1日起,新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正式实施。97种药品通过谈判方式进入医保目录,全部纳入乙类药品范围,其中新增加的70种药品平均降幅达60.7%。

  年初响到年尾,医药股遭遇连环雷

  值得注意的是,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产的医药股不是未名医药一家。

  医药行业上市公司成为重点关注审计对象,中注协不仅要求关注重点上市公司的收入、货币资金、商誉、金融工具、关联方关系及其交易、持续经营、重大非常规交易等重大风险。

  山东证监局对未名医药及董事长潘爱华、总经理丁学国、董秘王立君等4名高管、控股股东北大未名集团下发警示函,并责令未名集团以其资产对其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进行偿还。

  二是以北大未名集团所拥有的吉林未名天人公司100%的股权抵偿未名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的剩余资金及利息。

  经未名医药自查并与北大未名集团核实,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述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共计5.07亿元,利息5435.67万元。

  据悉,上述四个生物新药估值总价为1.18亿元,目前已办理完成资产交割手续,归属未名医药所有。

  未名医药的上述偿债方案一经推出再次引起市场质疑,未名医药被违规占用资金连本带息合计5.62亿元,但是控股股东却愿意用价值23.23亿的资产去抵债,超前的大度让投资者诧异。

  2019年,中国股市能暴的雷,被医药行业上市公司踩了遍。新年伊始,医药板块仍不让投资者放心,个股暴雷事件再次抢占热点,多项政策利空压顶,医药股还能碰吗?

  韩永先

  2019年12月29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公告称,为建立规范化、常态化的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模式,进一步降低群众用药负担,现开展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工作。据了解,第二批带量采购共纳入33个品种,将于2020年1月17日在上海开始招标。

  同时,还要求会计师重点审计医药行业产业政策变化对上市药企的影响,尤其关注“带量采购”对医药行业产品价格及毛利率的影响,存货跌价准备是否足额计提;关注“两票制”对医药流通环节的影响,特别是销售结算方式变化对应收账款的影响,以及销售费用的真实性与合规性;关注研发费用资本化或费用化处理的合理性。

  “受气候条件影响,没有对生物资产进行再评估,后期还要以公告为准。”未名医药证券代表回复中国新闻周刊称,上述资产的真实价值还要进一步确认,目前资产已经转到上市公司名下。

  再早之前,康得新、康美药业“两康”涉嫌财务大造假;步长制药多次卷入行贿受贿、核心产品质量被曝不达标;长生生物疫苗造假被罚没91亿元,成为2019年首例因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公司。

  医药行业近期行情

原标题:哆啦a梦-为了带走大雄对抗山之心_战斗可谓是一边倒啊

2019年,从英欧谈判局势嬗变、美乌通电事件发酵,到克什米尔危机爆发,史家纷纭介入,“不挠众枉,勉强以从王事”,聚讼盈庭,莫衷一是。常言“史家自有公论”,史学训练贫乏如查克‧舒默,也在弹劾特朗普前夕凛然宣布:“历史终将判决我们”。各国“史家”们每闻是语,振臂高呼:“我们在此,这就替诸君‘公论’”,却鲜有人理睬。可见秉笔议史,能微中见著,而建言当下,更需公允性与公信力。恰值2019年焦点问题历史性俱强,史家引导舆论之地位亦较往年而不同,值得玩味、省思、盘点。唯个中曲直复杂已极,只恐下文臧否之者“亦必不能如是其力也”。